白玉山幕僚大师谈蚂蚁

2020-10-18   白玉山-白玉山贵州商会-金态金


白玉山风水大师:千年功夫两下手,万般技艺一门精。一一 白玉山风水

中国风水-祖传实战派风水师-白玉山大师


白玉山风水大师谈蚂蚁


        2020年10月底,市场上关于“蚂蚁”的深水炸弹没被他人踩着,被埋雷的人胆子大了点把火靠近了引线机关自己点炸了一果小的,有可能会引爆更大的炸弹,其实这个事不简单,他的背后或许酝酿着一场更大金融洗牌风暴,正如市场上流行的一句话:事实证明,再大的蚂蚁它也是只蚂蚁,成不了大象,更不可能化身为龙,呼风唤雨。

        再说蚂蚁之前,先不去论其掌控人的命运如何,先说下先前的胡雪岩,这类名人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就说胡雪岩吧,他靠官府作为后台一步步走向事业的顶峰,让他的人生风光无限,但其最终的失败却也是由官场后台的坍倒和官场的倾轧所致,这就是我常说的很多人成以官场败以官场。

        近代人把胡雪岩作为学习借鉴的商人,因为在他的发迹以及鼎盛是与政界要人的庇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胡雪岩紧紧把握住了"大树底下好乘凉"的精髓,他先借助王有龄开钱庄,又以左宗棠为靠山创办胡庆馀堂,为西征筹借洋款,恢复因战事而终止的牛车,为百姓为国家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从而一步步走向事业的巅峰。作为一名商人他被御赐一品顶戴,被赏黄马褂,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但就是这样一位己名利双收、事业有成的人,却在几天之内垮掉了,他的事业也随之走到了尽头。表面上胡雪岩生意的失败是由于他野心过大,急于扩充出现决策性失误,使钱庄因缺乏流动资金而被挤兑,致使其经营的生丝铺公济典当、胡庆馀堂等纷纷关闭。

        胡雪岩经历的经商理念具有一种冒险性的接近赌徒赌博的性质。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八个坛子七个盖,盖来盖去不穿帮就是本事。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最终他的八个坛子七个盖经商行为穿帮了,造成了他信誉的严重下滑,当阜康钱庄被人恶意兑款时,很快就形成了挤兑形势可谓推波助澜。胡雪岩最初是依靠王有龄而发家的,而他用五百两的巨款援助落魄中的王有龄本身就是一种下赌注的行为。

        胡雪岩事业长期处于一种顺风顺水的状态,这使得他产生了一种侥幸的心理。从他创业的第一天起,即使生意上遇到了拦路虎,比如资金短缺、关系无门路等情况,也被他以权谋的手腕迅速的解除了。这样势必形成一种极强的自我膨胀感,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在他后期性格上的反映就是不听人劝告,万事继续采取冒险做法而不留后路。

        在中国,资本永远不要想插手政治,更不可能会出现像韩国三星绑架青瓦台那样为所欲为。比如腾讯金融、京东金融、百度金融还有美团、360、新浪、头条,互联网企业正披着科技创新的外衣,成群结队向传统金融界杀来。市场上借贷业务的嗜血性,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吸卷和透支着年轻人的未来。更可怕的是支付、存续、放贷一旦形成闭环,则会形成一个去物理化的影子银行,直接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千里之堤,岂能毁于蚁穴?监管此时再不出手,整个国民经济基本盘就可能溃不成军。

        近段时间上头相关方面发现了相关问题,本着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原则,一切从维护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广大投资者利益的角度出发,监管层作出了决定让蚂蚁集团暂缓上市。此时为何叫停蚂蚁金服,实际上是在警告包括腾讯金融、京东金融等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凡事别玩过火了,否则就是引火自焚,不管你多有社会地位,不管是你多有钱拥兵自重,还是如外界猜测的那样故意而为之,这一次都是他创业以来最大的滑铁卢,连带蚂蚁阿里都会伤筋动骨。

        人生在鼎盛时,凡说都是对的,一但古道西湖瘦马,那就人人喊打。比如蚂蚁惊慌失措的连夜召开高层会议安抚军心艰难应对,并表示要“拥抱监管”。随后位于上海地铁的花呗广告也开始连夜拆除。而原本订于5日的上市活动自己怎么搭起来的台子只能自己怎么拆了。甚至就连紧急发布的暂缓上市公告,也是错字连连大失企业形象水准。自老马被四部门集体约谈后蚂蚁上市计划被按下“暂停键”,于他在外滩金融论坛上的激情演讲就被无限放大。而同时被放大的还有蚂蚁得以迅速长大的套利模式和业务模型,以及背后那些带着面具跳舞的各路资本与大腕。但随着蚂蚁集团的暂缓上市,他曾做过无数次路演的财富神话也就瞬间烟消云散了。

        明眼人都知道,很显然这个所谓的暂缓上市及可能就是遥遥无期,而高达万亿的估值也将大大缩水,如果说谁还有幻想,那说明你对这一场的监管风暴还一无所知,而这一切的终结者正是老马,虽然事后老马已今服,还表态要拥抱监管,但是这个世上哪有刚被打完脸就求抱抱的道理?对此坊间市场多有传闻,或许有人认为他是故意为之,借监管之手斩资本乱麻;或许也有人认为他不惜自污,正是看到了蚂蚁背后隐藏的巨大风险,甚至还有人说如此规格的大会,不可能没有人过审发言稿,这明显是和监管唱双簧,通过引火过墙,剑指背后一众竞争者实现一家独大之目的。但是综合公开信息来看,我们越来越觉得这不像是一场关于金融的阴谋,也不是一场阳谋,而是天道轮回的规则使然。

        古人所谓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确实当如是也,市场有不少长不大的懵B,硬要去神话老马,叫其马爸爸,懵逼请记住,老马他是人不是神,只要是人就会犯错误,老马也不例外,这和他多少财富无关,和他膨胀的性格有关,其实在峰会上的老马不知道,像这种规格的会议其实就是请企业家参与也就是走走过场,撑个场面而已。

        一个企业的掌门人,在大型场合讲话不管他讲的好不好、讲得有没有道理,但最大的问题不是看他说对了什么,而是看他说错了什么,很多时候不是看谁在台上讲,而是要看谁在台下听,如果台下坐着的都是当今重要核心领域的风云人物,甚至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或者是曾经的制定者,如此在这种场合大放厥词或者是语言中正面开杠,难道不知道炮轰监管公然唱反调的后果?只有最聪明的人才会在预料之外去犯傻,其实他当然清楚不能犯傻,那他为什么还要如此铤而走险的引火烧身?只有一个内在原因就是他早就嗅到相关部门将出手整治自己的公司的味道,以他能轻松搞定的高超能力,以为百事无忧。

        市场上很多人还在说老马,其实他的话就是个屁,甚至连屁都不是,他不像邵逸夫等人一样捐建学校大楼,除了他私人大学外,民间学校他一所学校没捐建,还到处传播教育观念,什么不要关住考试分数,孩子要懂艺术,孩子要快乐,要学好美术音乐等,完全照搬美国的愚民坑民的教育模式。作为金融企业背后的实际控制人,让他得意的是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在蚂蚁这艘财富巨轮上,不仅有中金、云锋等多支基金和险资参与其中,甚至还绑定了一些重要基金梯队部门。其它大大小小无数相关利益者,他们也假以各种身份代持着蚂蚁的股份,共同分享这场饕餮盛宴。最重要的是他们同时还掌握着时代赋予的特殊资源和一定权力,而高达十亿级的用户,阿里系手里的媒体,这些都共同组合成他的底气。

        但在经营中世事变化无常,底气与傲气,往往环境相伴而生,可能无人注意到在蚂蚁的风险提示书中,有这样一句话:“面对新的法规和监管环境,公司不能保证始终能对业务做出及时调整以应对合规要求。为此,公司可能会增加成本,预期业务增长也可能受到影响”。由此可见已长成庞然大物的蚂蚁对市场是多么傲慢。难道监管之前就没有提示过吗?当然有的,但很明显蚂蚁团队并未整改,而是一意孤行。在这种背景之下也就不难理解老马为什么选择上市前夜公然开炮,显然这是他为了表达对监管干预的不满。旁人一看似意料之外,实际是情理之中。他不仅嘲笑银行是当铺,还暗讽监管滞后无能,这也就罢了,真正让决策层震怒的是这句话:Chani根本没有系统性金融风险,因为就没有“系统”!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相当于把Chani这么多年以来的经济成就和金融管理直接否定,试想有多少人曾经直接或间接参与经济领域的管理工作?现任的,前任的,前前任的。他如此一竿打翻一船人,这么一打这个打击面就太大了。何况彼时他们可都在台下坐着听坐着看。此刻他们并没有看到一个企业家的无知无畏,而是在为一个资本家的为所欲为而大为震惊!

        你想想,沈万三、范蠡等等,有史以来什么时候轮到上头要看资本的脸色了?真是体现了没有制约的资本原来这么可怕,自以为绑定了一车的利益相关者,似乎就可以携诸侯以令天子,挟流量逼宫监管部门,幼稚之及。老马可能忘了,想当年名主持芮成刚也是不可一世到处是总统朋友,沈万三胡雪岩亦是富可敌国的,后来都怎么样了?这些谁都知道,他更是忘了资本的边界在哪儿,权利的边界又在哪儿,自古以来凡游离于资本和权利边界的,又有几多全身而退者,不摔大跟头更是不可能的。

        这个老马到处说大话,因其有钱,没人管他,甚至他可以狂妄自大,但一个人若妄议国/策,插手监管部门,对大局经济建设都去指手画脚,人类的自然规律就有所不能容忍了。这是任何一个大局掌控者都不可触及的底线。古话常说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这次老马基本上是失算了,不是老马因狂言而获罪,而是因上头监管早有埋伏!对老马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但对监管来说则是必然中的偶然,二然不同尔。

        一个人膨胀的时候,会忘记这个世界离开谁都照转,在大局利益面前,所谓的私营大企或商业模式简直不堪一击。换句话说就是上头已经忍了老马很久了!年轻一代更是苦于借呗花呗久矣!岂不知菩萨低眉则是不如金刚怒目!水能载舟的道理没打通督脉,能让你起高楼就能让你塌高楼。我们用放大镜去看这家以放贷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千亿花呗借呗的钱从哪里来?先在银行贷款然后再发ABS,让几十亿资本金能放大百倍达到千亿,无法掩盖其小贷公司的本质,这类性质的公司,性质可小可大,小放则小大放则大,这一记记重拳看似打在蚂蚁身上,实际上则是打的是市场上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这个社会经济内卷化,科技泡沫化,80后的忙着还房贷,90后忙着借钱消费,00后忙着玩直播,无数年轻人沉湎其中不能自拔,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未来,若是长此以往,谁还去脚踏实地做工业,谁还去专专心心搞科研,谁还去实实在在干实体。

        太多公司披着科技的外衣,实行借贷之实的互联网金融,打着创新旗号,去钻政策的空子,若是再放任下去,损害的就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命脉,动摇的就是真正做基础科技和民族工业的基础,而资本家他们的噬血性根本不会管这些,只顾钻着空子发大财,老马就是当今互联网界的领军人物,降住老马敲虎镇山也就制住了蠢蠢欲动的互联网放贷金融。互联网金融的寿命谁比谁活的长,落叶而知岁之将暮,睹瓶中之冰而知天下寒,互联网金融若不脱虚向实,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一切皆有迹可循,人生物极必反,天地规律可循,人若违反自然规律,或许功过不能相抵,或许万劫不复。

                     一一中国分析大师白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