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山走走游记

2021-02-20   白玉山_白玉山会所


白玉山-走走游记


        中国的北方,北龙的龙脉原本从大兴安岭和小兴安岭延伸至外兴安岭,其龙炁注入北海海峡,由于外兴安岭和黑龙江下游被沙俄强占过,加上库页岛中国北方龙脉的中的“龙爪”被斩断其形,所以,北方原本是中华民族最大强势的北方龙脉变成了一条不算活跃的龙脉,导致我国自清朝中期到中国成立之前陷入了苦难的境地;中俄战略全面全作,中亚西亚和南亚经济与文化的全面对接和发展,让北方龙脉才得也起死回生,让中华文化成为世界的引领者成为了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讲,和田是我们早就成为关注的重点,这也成为很多有战略眼光实业中流砥柱们的大概共识。

        十年前我第一次在岭南广东看见石榴树,便被那鲜艳夺目如血一样绽放的花朵深深地吸引,此后的岁月在这散发如少女青春般石榴树下,绮丽的被种下多少个夕阳如血的梦,光阴岁月里挥斥方遒激扬文字;十年后广东的时光飞逝中与广东很多朋友种下的友谊之花犹如五月的石榴花一样灿烂而璀璨夺目,今日我来到和田面对硕果累累的石榴是不是意味着和田将会种下更多的友谊硕果如同美妙的景象。

        十年后我途经徽派故里黄山绩溪,但没有深入去了解这是看了一个白姓祠堂,在我的印象中徽州一直以来既是一个安徽代名词的地理概念,更是一个微商文化理念发源地之一,浓厚的徽州文化底蕴淡淡如青山绿水间的一副黑白水墨画的徽州景观,粉墙黛瓦街贯巷连泛着青光的石板路、高高的马头墙、鳞次栉比的牌坊群,似乎是要每一次来到徽州才能留给自己最深的徽商文化印象,但这次却在南粤中山故里泮卢别墅再次与这微派文化似曾相识相逢时,让自己萌生再去江南的感悟而留在心中铭刻在记忆深处。

        岭南泮卢这个中山靠近珠海的一隅的小山村,走进冸卢的印象最深的便是那些彰显着徽派不同建筑风格的亭、台、楼、阁、桥、井、祠、社这些别具特色的份古微派建筑群体和石雕、砖雕、木雕的精湛工艺。那些栩栩如生的手工雕刻作品把古、大、美、雅的徽派建筑艺术体现的淋漓尽致,用巧夺天工一词来赞美泮卢别墅群里的古家私各种工艺的精湛是再恰当不过了。来到如出水芙蓉的冸卢湖泮,中山在连续多日阴雨过后的夏季阳光照射下,山脚下一汪泮卢湖面,在一片朝阳的余晖耀洒下,瞬间扑进晨风的怀抱而不见踪迹,清幽山水之间目触心感,此刻便可生出许多诗情画意的陈词;朝阳顺着山峦倾势而下,流光溢彩地涂弄在山水间,朝阳不但见千竞秀,万壑争流湖光岚影苍忪含烟,亦如传说中神仙之居所;独亦漫步于黎明之山水间,关闭世情如风的繁华目光,赏这初生朝阳的娇柔万丈,洒抹山水间之姿色,泮卢湖光山色,山明水净晨光熹微,一颗尘世喧嚣浮躁的心百感释然。晨风清凉微拂面,心朗明意山水如画,心倚诗意处,朝阳扫尽积灰满心间。单纯与明朗诗意徒从心生。抬头高吟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 ,然而我只是是偶然兴步于山水间,几时才得以脱离喧嚣之浮华,得以安身于山水之间,释然于山山水水起舞弄清影,留一世洁清安居的诗意洒心间,安卧浮华世情之外水光一色处,去尽红尘纷飞浮躁。 伫立于半山膘俯视山脚一汪微泛涟漪碧波浅笑粼波,在眼心间荡漾几多风情,触动心念意间生出无限之美感。遥望远处山峰重叠,郁郁葱葱林木姿意一片翠绿生机,朝阳洒尽山水间,沿途滑向隐约与山水交接林立的一排排泮卢别墅上。那是一片与南粤不同风情,骨子里透出不同文化气质的徽派印象泮卢别墅,一片让郑总用尽心血筑建的小区。白墙青瓦与天际接轨,在洁净朵朵的云彩下特显灿然。

        一时间胜似闲庭信步,一边观常着这个这个微派印象的别墅群,思考着千百年来传承不变的徽商文化;一边用心感受着来自江南乡村的大自然最淳朴最纯净最原生态的浓郁气息;感受着祖先们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放开身心放飞自我,与世无争的那种淳朴善良的宁静与和煦的生活。新安江水碧悠悠而过,两岸人家散若舟而来,几夜屯溪桥下梦,断肠春色似扬州,中国徽商文化的根底蕴事,再来一瓶飞天茅台接着聊吧。

IMG_256

高端会所风水-高端会所风水布局-高端会所风水大师-商端会所风水大师白玉山-白玉山风水布局-高端会所风水(之一)

IMG_257


白玉山风水师谈《周易》(之二)

                    一一白玉山/2009年9月20日


关于《周易》一书,他是独特的学问,那么,什么人可以去学习这本书呢?从广义上来讲,大家都学习《周易》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一定要有好的教材做辅导,你学的《周易》才有用;如果你读的《周易》都是来自网上一些不正确的讲法,那你学了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他是断了流的,如果不是研究《周易》或工作与《周易》有关的人,去学了,也只是一个半桶水,根本咀嚼不透!


在各类书籍中,《周易》这本书和一般的书都不同,就像对于《论语》,我们的理解也不一定都对,那《周易》的难度就更大了,因为这都是几千年以前的东西了,比如英国莎士比亚的作品,现在的英国人都看不懂,但莎士比亚才几百年而已;所以我们就应该要有好的教材,把他做一个准确的解释,把它讲通了,在这个教材的辅导下,那学《周易》才有效果,你没有一个好的引路人去学《周易》的话,那你学的都是断了流的作品!


那么,什么辅导教材是正确的呢?推荐你看《周易经传15讲》,北大出版社的版本!现在我们的研究还不能说完全达到了能融会贯通的目的,是想这么做,但中间还有难度,现在的难度是,我的研究还停留在对《周易》的卦爻辞含义的研究,把《周易》的每一卦、每一爻、每一句话都理解清楚了,还要进行逻辑分析,再把它融会贯通,所以《周易》里面,有一些观点,我已经做了很深入的研究,但还有很多观点,就我们这些人而言,也不是全部都懂了!


包括清华北大,有很多老师对周易都是很爱好的,他们虽然不是专门研究周易的,但在《周易》上面贡献也是很大的,他们贡献主要在考证《周易》的源头上,通过出土文物、文献特别是简帛的文献来研究《周易》,所以现在对帛书《周易》的研究、对竹简《周易》的研究,应该说,清华北大都是领先的,但他们的研究不在算卦上面,也不在一般的王弼《注》、孔颖达《正义》、程颐《传》这些传统的研究上面,他们主要是在用出土材料来研究《周易》,在这方面的工作,清华和北大做得比较好,比较专业,他们把收藏的竹简,里面有些是跟《周易》有关的,一个是筮法,一个是别卦,另外马王堆帛书《周易》的《易传》,是他们修订整理出来的,所以他们在这个方面的工作做得比较多一些,我们看到了很多古人,包括朱熹都没有看到的材料,朱熹如果看到这些材料的话,他的观点说不定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关于《周易》,是“由小学而入易学”还是“人人可学易学”,这个观点,张之洞就讲的比较系统了,张之洞说“要由小学入经学”,要首先把语言文字、把古汉语这个东西学好了之后,才能够把经学的著作读好!所谓的经学就是四书五经,要把四书五经读好了之后,你才能去研究哲学、才能够去学文学、才能够自学其他的东西,所以要学易学,首先要有深厚的基础,《周易》就是属于经学的内容,四书五经首先就是《周易》,这里小学不是讲大学、中学的那个小学,小学指语言文字学,简单来讲,就是古代汉语的学习,古代汉语水平高了,才能够把经学学好,才能够学好《周易》!为什么这么说呢?《周易》里面很多话是很不好懂的,是几千年以前的这个话,所以古汉语不好的话你字就认不准确,你就不知道他这个字到底是本字还是引申义,恐怕你连断句都断不好,所以,要由小学入经学!当然,也不是说小学学好了就一定能够学好经学,但是它是学好经学的一个必要的条件,就好像我们要研究莎士比亚的话,就一定要懂英文,如果我们研究莎士比亚的著作却不懂英文,只能中文版的莎士比亚的著作,你去和别人谈,懂的人就会笑话你!


无论是易经、国学、阴阳、五行的这些理论,如果要“转识成智”,都需要做一个转化的工作,不能够直接的去套用,直接套用那肯定是一般人接受不了的,如果你能把古人的精神转化为这个时代的智慧,变成我们新时代的东西,这个就很多人都可以接受,比如你天天跟小孩子讲阴阳五行,小孩子根本不可能懂,但是我们要知道,阴阳五行的最基本的思想是什么?阴阳最基本的思想,是讲事物不是绝对化的,他强调万事万物都是辩证的,有正就有反,有反就有正,教会我们看问题不能简单化,要把古人的这种思想,用我们现代的语言,把他哲学化的表达归纳出来,才能是最好的易!


比如以前,古人都是用铜钱或银子买东西,我们现在拿到这个,到街上去买东西是买不了的,要把这些东西变成人民币,别人才会认可,所以称之为“转识成智”的工作,而易学的学术研究是有很多个层面的,非常复杂,而且有不同的要求,有一批人会专门从事理论的工作,要把原理解释出来,之后就需要有批人来做转化、传播的工作,之后还需要一批人要把这个理论应用于新的实践,至少有三个层面的工作需要做,这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一个人包打天下,如果一个人包打天下,这个工作肯定做不好,一定要专业,才能够做得好!


“玩易”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是《周易》自身的影响很大,另外一个是因为大家对《周易》的有一定的误解,大家都把它当成一门应用科学,以为学了周易的话呢就能够预测自己的未来,这是大错特错的,比如“筮法篇”里面也有很多术数,也就是算命的方法,但具体古人是怎么算出来的,我觉得我们现在还没有吃透,就不能说你完全读懂了,周易算命虽然不能说一定能够算准,但是古人有一个说法是“玩易”,古人用周易算卦,他不一定就是相信这个东西,但是他也可以玩一玩嘛,但是简单不负责任的“玩易”,这也是可以的!比如我告诉你的方法,但是我不能够保证你以后所有的运用都是正确的,因为《周易》是一种哲学,它告诉我们一是方法论原则,一是做人的价值观,主要是这两个方面的东西!我们不能够把它当成一门应用科学,当成一种技术科学。如果把周易看成数学一样,这中间就出问题了,性质不同,因为《周易》里面的数学,严格来说都是比较简单的数学。而预测是需要很复杂的计算的,计算能力越强,预测的结果就越正确,计算能力越差,预测肯定就越不准确;所以我们现在用周易,只能说是玩易,还是满足一种心理的需求,不能过分的去依赖它!


从前,有古人写了一首诗,里面有一句话讲:“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讲的就是古人贾谊,贾谊也是个很有学问的人,当时皇帝见他,他本来很激动,但是皇帝见他的时候国家大计都没问他,问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就是不问苍生问鬼神!所以这就牵涉到一个世界观的问题,一个人你的吉凶是由自己的行为决定的,它是一种因果关系,有什么因,就结什么果。你做人做事很努力,你的结果就好,你做人不好,你想有好的结果,这是很难的,你明明做事做得不好,但就想要有很好的结果,想通过算卦求神拜佛来改变命运,是办不到的,你明明是个坏人,但是你拜了菩萨的话,菩萨就会保佑你很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做了坏事的人还能够得到好的结果,那世界上不就天下大乱了吗?这是违反正常逻辑的!


当然,我们讲的只是大概率,不能够排除个体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是比较复杂的,好像我们读书,决定你能够考上大学的因素有很多,它不是哪一个单纯的因素,有的时候你语文成绩好,但数学成绩不好,有的人平时成绩好、考试的时候心理承受能力不行;还有的时候你这个学校就不好,老师就不行,甚至出题目的人,有时候出的题目就不利于选拔学生,诸如这些因素都有,所以这是很复杂的!但是不管《周易》再复杂,还是有规律可寻的,大的概率,学习方法好、学习努力的人肯定会考得好一些,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落实到每一个具体的人身上,那就很难说了,你就不能够排除有小概率的事情出现,所以说来说去,周易与风水,还是我讲的那个道理,这是一种哲学,一种方法论,不能够把它当成一种技术科学,如果不专业,是学不好的!(之二)完,请看白玉山风水师谈《周易》(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