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山贵州商会-发达的地方逐渐消失了大巴车

2023-01-20   白玉山-国之星控股


白玉山贵州商会-发达的地方逐渐消失了大巴车


      改革开放后,许多城市先富了起来,比如说深圳,一边是深圳北站的客流量,连续数日刷新历史新高;另一边是各条高速的堵车拥挤,6-10小时的返程也成了常态。但是你发现了没有,春运已经很少看到长途大巴车的身影了。

       因为飞机和高铁的方便快捷,购置汽车门槛的降低,顺风车等新出行方式的出现,让那些拥挤逼仄和硬件简陋的各种气味交杂的长途大巴,渐渐驶离了历史舞台,成为了一段段算不上“美好”的回忆,不信,你已经有多少年没坐过长途大巴了?你还记得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大巴吗?你是否还记得那辆载满了青春与梦想,送你南下深圳的长途大巴车吗?

      深圳即将消失的大巴和汽车站,那么深圳的长途大巴,真的消失了吗?此前官方预计在2023年春运深圳旅客发送量约达1325万人次,其中公路预计运送旅客17.14万人次,比水路运送还要少,只相当于深圳北站高铁单日客运量的一半。简单粗暴的测算一下也就是春运40天里,公路累计17多万的客运量,相当于每天不到5000人次乘坐大巴。按照40座的大巴车来算,春运期间全深圳平均每天只有100多台大巴车在运送旅客,这可是春运啊,所以可以想象除了买不到高铁票、以及一些老家还没开通高铁的旅客外,长途大巴车几乎不再是我们出行的选择,即便是在一票难求的春运。

       如今我们可以从深圳市交通运输局的公开信息查询到,目前市内仍在运营的还有深圳汽车站(银湖)、福田汽车客运站(竹子林)、南山汽车客运站、深圳北汽车客运站、布吉汽车客运站等25座汽车客运站。其中福田南山罗湖这三个核心区域加起来仅有6个汽车站,其他基本分布在松岗、石岩、观澜、坪地等地区。春江水暖鸭先知。对长途汽车的出行需求锐减,使得越来越多深圳人熟悉的客运站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在过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至少有8个客运车站停止运营了:蛇口客运站(49年)、沙井汽车站(43年)、侨社客运站(31年)、福永客运站(26年)、西乡汽车站(25年)、大鹏汽车站(23年)、宝安客运中心汽车站(23年)、文锦渡汽车客运站(15年),这上面最年轻的也有15年,最年长的比深圳特区还要老。这里我们不想与之告别,也注定我们无法再见,只能说它们都顺利完成了属于自己的历史使命,因为这些车站曾为深圳带来了一批又一批怀揣梦想的年轻人,让这座城市充满活力。

       如今它们可以“功成身退”了,那些不堪回首的长途大巴回忆,有人说逐渐消失的长途大巴成为了深圳人美好的记忆,但我觉得记忆是记忆,但肯定不是美好的。长途大巴更多是夹杂着深圳人酸甜苦辣的无奈与希望,没有过被“卖猪仔”,不敢说坐过大巴车,在粤语中有“卖猪仔”这个原来是指专指贩卖华工去国外做苦力。现在一般指在乘车过程中,乘客被车主中途转卖到其他车辆。在早些年长途大巴的旅途中,旅客可能要经过多次“转卖”才会到达目的地。作为人口流动大城,深圳人出行市场需求旺盛,故而出现了很多非法营运的大巴车,“卖猪仔”的经历就更是常见了。深圳去湛江的可能会被运到东莞换个车;从潮汕回深圳的,如果大巴坐不满,要在好几个地方顺道“接”一些“被卖的猪仔”;还有的在服务区司机让旅客挪车,成为最早的长途“拼单”、顺风车,最猖狂那时我还见过在高速公路上下客的。

       有一种长途大巴,叫“高校联谊”,所谓的“高校联谊”,实际是私人承包旅游公司的普通旅游大巴来运营的“野鸡车”,十几年前这种模式广泛活跃于整个广东地区的高校之间,深圳到广州25元~30元、深圳到珠海30元、深圳到湛江120元~150元.....如果有“会员”还能再便宜一点。比正规车站要便宜,相对“自由”的上下客地点,以及QQ短信的线上订票模式,使得这些“高校旅行团”受到学生党的热捧。窗外斜阳伴薄雾,座旁依偎有情人。犹记得当时每周末都能在深大北门/西门,以及广州的暨大/大学城等高校联谊的站点附近,看到依依不舍互相送别的学生情侣们,狠狠地吃了一把狗粮。所以它们除了是湛江茂名等旅客的回乡大巴,更是珠三角学生党的“鹊桥”,但这种模式带来的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例如我就曾在节假日遇到过,由于车上不够位置,乘客拿着小板凳坐在过道上的现象。2010年湛江也发生过校际大巴的严重交通事故。

       再也见不到的“卧铺汽车”,说起来我对长途大巴最初的印象是美好的。因为他们外观车身上,总有大大的“VIP”“金龙”等大气的LOGO。后来才知道,虽然每次都说乘坐的是“豪华大巴”,但基本上车后就能发现,这跟“豪华”没啥太大的关系,特别是卧铺大巴。在那个高铁还没有开通的年代,卧铺大巴是深圳人又爱又恨的存在。因为除了绿皮火车外,外地人来深圳竟然可以实现躺在车上睡一觉,睁开眼就到了追梦之地的“快感”。然而但凡坐过卧铺长途汽车的深圳人都会对那一股“酸爽”印象深刻。狭窄的床铺和过道,洗不掉污秽的被子,烟味/脚臭味/呕吐味/厕所味混杂在一起的空气,头顶一直循环播放着老式港片(我当时看的是《东成西就》)。在阴暗摇曳的环境中,人蛇混杂,财物丢失等纠纷也时有发生。除了舒适性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卧铺大巴经常伴随着安全隐患。所以在2021年,深圳宣布100%淘汰全部卧铺及57座以上营运客车。卧铺长途车,在深圳正式驶入终点。是终点也是起点

       对于很多来深打拼的人来说,汽车站是离家最近的地方。同时这也是深圳梦开始的地方。对于一辆大巴来说,到了深圳就是它的终点,但对于乘坐它来到深圳的人而言,这就是新生活的起点。比如福永桥底,松岗嘉华,上南酒店,西乡大门口,蛇口汽车站创业路口乘车点,侨社,南头,丹竹头;东莞各镇到深圳各个二线检查站的车。我被卖过猪仔,被偷过,也被勒索过,我还活在深圳。80年代初曾经颠簸10几个小时从老家坐车来深,第一站就是东门汽车站,现在只能说已经停留在记忆里了,而我也成为了所谓的深二代,我儿子也成为土生土长的深三代了,时代的更迭也许就是一瞬间。当年的就业,福永,沙井,西乡,罗湖车站是我每次往返深圳与故乡的唯一出行方式,想着当年左手一个蛇皮袋,右手一个大拖箱,背上一个大背包,心里是无比感叹。虽然好多年就没有去过汽车站了,但那份难忘的过去依旧深埋心里,福永汽车站,整个青春的记忆,每次回家必须到那坐车,直至高铁出现。虽然现在不再选择汽车作为回家的交通工具,但只要去凤凰山回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总喜欢在那座天桥走路回下十围,总想去瞧一眼福永这座不起眼的客运站。

      改革开放40几年后,在飞机高铁都不甚发达的年代,长途大巴是个难以替代的存在。在迎来送往间,在翘首以盼与挥手注目的等待中,它们一次次见证着每一个人的远方与归期。然而纵观全国,各大中小城市的客运站都进入了寒冰期,广州的流花车站、东莞市的长安汽车站,虎门中心客运站等著名客运站,都相继关闭。所以传统的长途大巴以及客运站逐渐走向没落,就如同固定电话在家庭中已经基本消失一样难以阻挡。然而不管怎么说,长途客运也曾有过黄金时期,为深圳贡献过自己的力量,是他们一批批把我们送到深圳这片热土之上。长途大巴消失了,但大巴车还没有消失。如今在深圳,我们看到更多的大巴,是早高峰车流间,着急去上班的定制巴士,以及某些大厂的班车。大巴车依然在这座城市里,一批批运送着追梦路上的行者,可以记录回忆,但不必伤感。毕竟有的车,能把你送到逐梦的起点,故乡的原点就是它的最好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