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山酒后说广州

2021-04-12   白玉山-白玉山贵州商会-金态金


白玉山酒后说广州


       今天与几个好友在中国大酒店吃饭,5个人喝了6支金态金老酒,些许醉意,回到朋友庄园,几个人聊广州故事,事实上我不是主角,但由于酒后喜欢狂聊,幸好朋友几个知道我有这毛病,所以一直都是我在说,我们先是从疫情吹起,第二天早上我作了个回忆:

       近日广州对疫情的检测抓得比较紧,我刚从北京回来也是几次都变成了码,我咨询一下有关的人员,他们说也不要紧张,遇到自己的核酸检测结果还显示“24小时阴性”或“48小时阴性”,健康码却“变黄”了?管控区或封控区居民健康码“变黄”后应怎么办?如何“复绿”?原来核酸采样时间早于赋黄时间,即便在核酸“24小时阴性”内,也可能被“锁黄”。

       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核酸采样到核酸出结果中间有时间差。比如早上8时核酸采样,到下午2时出了核酸阴性结果,但中间6个小时内疫情有所变化,根据精准防控判断,决定在中午12时给赋黄码。那么即便下午2时得到阴性结果,但也不作为复绿的依据。

       这种情况怎么办?最有效的办法是尽快去做一次核酸检测。在赋黄码后,尽快前往黄码人员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采样,检测得出阴性结果,一般就能转绿。无非就是督促你多做几次检测。全员筛查的目的就是怕有遗漏,让大家理解。

       因为广州是大都市,接受上海的教训,谨慎点,小心无大错;政府投入那么多人力物力,说到底还是为了我们老百姓的安全,要是在美国,我们这些已经70多岁的人恐怕早已经被他们忽略了,我们要感恩我们的国家。

       多次下楼排队检测,说一点想法没有那也不是真话,但是仔细想来那些帮助我们检测的人,很多都是志愿者,他们比我们苦得多,从早到晚准备各类检测还要送检,一个又一个不能马虎地操作,我们排个队检一下就走了,他们还要在那里坚守,真正不容易的是他们,他们不是因为自己有疫情,而是因为自己有情怀,有责任,个个都是值得我们感恩和佩服的人。

       我在北京生活了7年,在广东生活了11年,我对广东越来越爱,广东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们必须知晓,广州建城2300年,北京700年,上海180年,深圳40年,后三者不可望广州之项背;广州是南粤、南汉两个王朝的首都,作为首善之地的资格也让后三者无法超越。

    广州有山有水,天堂顶高达1300米以上(相当于泰山),十八涌望海无涯,整体立足于一块7000平方公里的巨石上,从来没有地震威胁之虞,亦绝台风肆虐之灾,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蓝天连绵整年,鲜花怒放四季。 

       北京有山无水,沙尘常犯,雾霾常来,冬寒夏热,困居于钢铁化工企业的包围之中。

    上海有水无山,且是全国最大的工农业污水汇集地,泡茶有异味,煮饭也不香。  

    深圳是后起之秀,只能以GDP与广州一争高低,然而房价高企,令人难以安居。殊不知广州民间批发市场每年瞞报产值数千亿元,谅你深圳再追十年亦难及。

    而广州最骄傲的是,早在鸦片战争之前,十三行一口通商,伍浩官家族已经成为世界首富,比英国女王还有钱!伍家还是美国连接东西海岸的大铁路的主要投资者,可惜其股东身份被风云变幻的历史淹没了;北京、上海、深圳在民间有过世界首富家族吗?迄今未见。

    从日常生活来看,民以食为天,而食在广州的美誉是不容争辩的,所以广州才是代表中国的风水宝地,作为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娇傲,也值得自豪。

贵州商会秘书长白玉山,贵州省招商智库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