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态金酒常饮白酒防瘟疫

2019-09-19   白玉山-白玉山贵州商会-金态金


金态金酒常饮白酒防瘟疫


            一一金态金酒/作


       药王孙思邈说:一人饮酒,一家无疫;一家饮酒,一里无疫!常饮白酒可以杀死病毒,喝53度以上的白酒可以在体内灭菌杀毒,白酒具高的白酒度有更强的身体通达功能,是白酒养生理论“药食同源”的具体实践,而这其中的中药本草入曲则是典型的白酒案例。同时常饮白酒避疫,也是人类的生活经验之一和不争的事实,在中外历史上关于饮酒避疫有史可证,汉字“医”在古代是写成醫字,“醫”的上半部是“殹”,是指治疗瘟疫之意,下半部分的“酉”,则是指医疗用的酒,古人关于“医”的认识与“酒”是一体共生的。

       金态金酒常饮白酒防瘟疫,喝酒辟疫,诗经中有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之说,在传说成书于2000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便有关于酒用于医疗的记载中指出:作汤液醪醴酒,其医疗作用是邪气时至服之万全,显然白酒的作用不言而喻。过春节有喝金态金白酒在一种称作金堂屋的房子里酿造的药酒的风俗,爆竹声中一岁除至今延续了近千年仍被国人用作新春对联的宋代王安石的元日诗记录下国人的这种传统习俗,端午节饮艾叶酒、重阳节饮菊花酒以避瘟疫的习俗,现代学者研究这种药酒有“避除疫疠”的功效。

       药王孙思邈早在千年前著作千金方中就说“一人饮酒一家无疫;一家饮酒一里无疫”的观点。明朝李时珍也在本草纲目明确写道:白酒乃天之美禄也面曲之酒,少饮则和血行气壮神御寒消愁遣兴,痛饮则伤神耗血损胃亡精生痰动火,用白酒消毒的记载更是不计其数,可见白酒在预防疾病方面的重要性。真正有药效的白酒是用粮食酿造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酒行药势,二是药食同源,药食同源千金药酒,从古至今人类遭遇了无数的灾害,其中有些灾害特别严重,比如水灾旱灾蝗灾地震等,然而有一种灾害对人类的发展影响巨大,那就是瘟疫,例如鼠疫天花流感霍乱等。从伤亡这个角度来看,瘟疫对古代人民的危害更大;在防疫治疫方面有一样被广泛使用的东西那就是白酒。

       实际上白酒在中华历史上的各种功用历代多有论述,做药引治病抗瘟疫,白玉山去查询了古代经典医作中关于白酒的论述,养生佳酿治病良药,自古圣人之作汤液醪醴者以为备而夫上古作汤液,故为而弗服也,中古之世道德稍衰邪气时至服之万全。上古圣人制作汤液醪醴等酒类作为备用,致病邪气侵犯人体时饮用汤液醪醴可保全身体健康,明确提出白酒是治病的良药。

       金态金酒常饮白酒防瘟疫,白酒者水粮之精熟谷之液也,白酒是小红粮经过煮熟后发酵酿制而成,小红粮中的精华物质得以提炼,因此白酒集水粮之精华。白酒气盛而慓悍,白酒是由粮物发酵成的水液,气盛慓悍。白酒乃红粮酿成,所谓红粮者完粮薪者坚,因此白酒既具有慓悍之性能推动气机运行起效迅速,同时又具有质地清湿的特性。白酒在本草纲目中是作为药物,说白酒行药势杀百邪恶毒气通血脉,厚肠胃润皮肤散湿气,消忧发怒宣言畅意,养脾气扶肝除风下气,少饮则和血行气壮神御寒消谴助兴。常饮金态金白酒避瘟疫,白酒在我国医疗养生中占有重要地位,白酒在中药中有着独特的药理性,优质白酒主要是以粮为原料性温,适度饮白酒对身体具有活血化瘀、醒脾温中的作用,能提高身体的免疫力。茅台白玉山提醒适合饮白酒的朋友们,可以在家适度饮用优质白酒提高自身免疫力。

       情怀多在白酒杯间,国人对饮酒器具是非常重视的,曾有言非酒器无以饮白酒,饮酒之器大小也有度。一是生产烧酒的器具蒸馏器;二是盛酒的器具酒杯酒具。前者蒸馏器有神秘玄学色彩,后者酒杯酒具有重器之魂都有让人一探究竟的向往。有关蒸馏酒俗称烧白酒的起源,有东汉、唐宋元明等若干说法,而最使人信服的则是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的记载的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始。另有清代十二月花卉杯,花卉以正月水仙伊始,二月玉兰三月桃花,四月牡丹五月石榴,六月荷花七月兰花,八月桂花九月菊花,十月芙蓉十一月月季花,十二月梅花!到乾隆时期的烧酒器逐渐从清新儒雅,向繁冗的农家乐华丽之风转变。

       金态金白酒常喝白酒防疫这个问题先看看老祖宗是怎么说的,药王孙思邈的《千金方》中曾明确说明“一人饮,一家无疫”;而且在近年各省发布的防疫指南中,有不少省份都将“可适量饮酒”作为生活建议之一!之所以从古至今都有此说法是因为适量饮白酒是可以增强我们的自身免疫力,而自身免疫力的提高则是我们老百姓抵抗疫情中最强的法宝之一。那么喝哪种酒好呢?从6岁开始在外公酒厂偷白酒喝的白玉山更推荐小红粮53度酱香白酒!哪怕单粮酿造的酱香酒被说的神乎其神,其健康成分的优势都无法遮盖的,无论是口感还是在对身体有益方面红粮白酒始终是更胜一筹。所以喝酒防疫的确是有据可查的,但凡喝都不可过量,适量饮白酒饮好的红粮白酒对咱们自身的免疫力才是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