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态金酒白玉山北京

2019-06-09   白玉山-白玉山贵州商会-金态金


金态金酒白玉山北京


       我叫白玉山,出生于北京,贵州遵义市人,文化学者,研究员,酱香白酒史专业研究学者,有许多小职务:贵州商会在职11年秘书长、贵州商会常务副会长、贵州商会轮值会长,遵义商会执行会长,市调解协会调解专家组组长,人民调解员。1998年遵义市青年星火科技带头人;1999年贵州省青年星火科技带头人;2000年遵义市光彩之星;酱香酒一级品酒师白玉山;酱香酒老酒鉴定师白玉山;战酱酒创始人〔已给好友〕,醇台酒创始人〔已给好友〕,相逢新时代酒创始人,金态金白酒创始人,北京白玉山会所/广东白玉山会所;贵州省产业投资智库专家白玉山〔特聘〕;中国策划研究院研究员〔持证/高级资质〕;国家人才库高级分析人才〔持证/高级资质〕;中国中小商企协会副会长;中国易研学会副会长;遵义商会党支部书记;遵商联盟副会长单位;酒业协会副会长单位;市级劳动模范;北京师范大学优秀学员;广东省科技干部管理学院优秀学员;我妈妈是仁怀市(以前叫仁怀县)人,我外公家住仁怀市茅台镇南坳,外公袁绍清在河对面观音寺河边赏等坝开酒厂“清圆烧坊”,我小时候在外公家长大,外公家条件好,我6岁左右就开始“偷酒喝”,没有酒杯,我用水瓢勺了半出来喝,喝不完就悄悄倒掉,后来被发现被训了一顿,后来喝不完就倒回酒坛里面去,喝到现在我差不多喝了3-4吨白酒,长大后各个地方的白酒各类香型我都喝过,还是酱香白酒好喝。

        一一题记

        我在北京呆了7年,我爱北京,咱北京有多爱说俏皮话,特别是过去的老北京!这么说吧,在北京形容人或是说事的时候,不带上句俏皮话,这天儿聊的差点意思;虽然一些俏皮话在人们生活中已经消失了,但是聊聊这些俏皮话还能深深地体会到浓郁的京风京味儿。

       比如吧,我现在真是“斗大的馒头—无处下口 ”,您瞅那院那小子啊,就是“小孩儿吹喇叭--没谱”,您说您这事办的,真是“两口子认亲--多此一举”,嘿嘿嘿嘿,要说起咱北京的这些俏皮话啊,可还真是生动风趣,涉及到的领域也是方方面面,而且这些俏皮话大多数都很形象,贴近咱的生活,有咱北京的京味和特色。

       老北京俏皮话由前后两部分组成,前一部分起“引子”作用,就像谜面,后一部分起“后衬”的作用,就像谜底。比如和吃有关的歇后语:老太太喝豆汁儿--好稀(喜);艾窝窝打金钱眼--蔫有准儿;窝头翻个--现了大眼;小铺的蒜--零揪儿;会仙居的炒肝--没早没晚;王致和的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端午节的黄花鱼--正在盛市(势);七月十五吃月饼--赶先(鲜)儿;吃了烤肉到卢沟--宛(晚)来宛(晚)走;砂锅居的买卖--过午不侯;小葱拌豆腐--一青二白;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了;冻豆腐--没法拌;炒葱--瘪啦;锅炮鱼--干死的;三十晚上吃饺子--没有外人;厂甸的糖葫芦--串上了

不敢(擀)--那是煎饼;你这人怎么跟炒肝儿似的--没心没肺;老太太吃柿子--专拣软的捏;北京鸭吃食--全靠填。

       比如和和地名有关的俏皮话:西直门到海淀--拉啦;太和殿的匾--无依无靠;打磨厂的大夫(医生)--懂得帽(董德懋);卢沟桥的狮子--数不清;四牌楼的警察--管不着那一段儿;门头沟的财主--摇(窑)头儿;妙峰山的灯笼--高明;二龙坑的鬼--跟上啦;雍和宫里跳布扎--鬼闹的;万春亭上谈心--说风凉话;故宫里插柳条--竖(树)不起来;皇家的祠堂--太妙(庙);前门楼子搭把手--好大的架子;宛平城的知县--一年一换;天桥的把式--净说不练;天安门的狮子--一对儿摆着;香山的卧佛--大手大脚;东岳庙的匾--善恶有报;

      比如和动物有关的俏皮话:蝎拉虎子扒墙头--露一小手;纸糊的驴--大嗓门;海子的鹿-愕着;猫卧房脊--活受(兽);蝎子拉屎--独(毒)一份儿;小胡同赶猪--直来直去。

       比如和生活有关的俏皮话:纱窗擦屁股--露一手(漏一手);老太太追电车--别吹;胳肢窝夹柿子--没你这么懒(揽)的;穿海魂衫站甲板--装丫(押)挺(艇)的;卖山里红的--就剩一褂(挂)了;奶茶铺的炕--窄长;六必居的抹布--甜酸苦辣全尝过;唱戏的骑马--走人;石头掉进珍妃井--不懂(咚);挑水的回头--过景(井)了;屋子里开煤铺--倒(捣)霉(煤)到家了;枣树下面站岗--早(枣)班儿;买鼻烟壶不闻--装着玩儿;后脑勺留辫子--随便(辫)儿;药王庙进香--自讨苦吃;袁世凯做皇帝--好景不长;西太后听政--专出鬼点子;外厨房的灶王爷--独坐儿;兔儿爷打架--散摊子;兔儿爷掏耳朵--崴泥。

       比如搞笑的俏皮话:老太太蹲墙根儿--背壁无齿(卑鄙无耻);老太太吃烂柿子--嘬瘪子;老太太卖鸡--静擎儿;老太太养鸡--混蛋;老太太上鸡窝--奔(笨)蛋;老太太的脸--褶子了;老太太的脚趾头--窝囊一辈子;老太太吃铁蚕豆--暗含着:老太太吃麻花儿--软磨硬泡;老太太喝粥--无耻(齿)下流;老太太抹(mā)铺衬--一层压一层;老太太交头接耳--走漏风声;老太太的嘴--吃软不吃硬;老太太骑瘦驴--严丝合缝;老太太的裤裆--卤(鲁)了吧唧。在老北京的这些俏皮话里面武大郎的出现频率也是极高的,比如:武大郎攀杠子--上下够不着;武大郎开店--高的不要;武大郎娶媳妇--凶多吉少;武大郎卖豆腐--人怂货软;武大郎卖炊饼--小买卖;武大郎穿高跟儿--硬挺着;武大郎的身量--不够尺寸;武大郎坐天下--没人敢保;武大郎捉奸--找死;武大郎骑骆驼--能上不能下;武大郎碰上王婆子--好景不长;武大郎放风筝--出手不高;武大郎认兄弟--高看一眼;武大郎卖甲鱼--什么人什么货。撇去老太太和武大郎,老北京还对一个动物有些情有独钟,比如:屎壳郎戴花儿——臭美;屎壳郎戴墨镜--昏天黑地;屎壳郎滚焦砟儿--没圆(缘);屎壳郎掉粪缸--足吃足喝;屎壳郎趴铁道--冒充大铆钉;屎壳郎变唧鸟儿--一步登天;老北京的俏皮话,那是“上鞋不使锥子--真好”。

       看了这么多俏皮话,带您去北京最接地气的10家小馆子吃吃美味,在北京各地藏着很多环境一般而且招牌不大的“小破店”,但他们靠着实惠价格和好的味道留住了一批又一批的新老北京人。

       我们先去右安门内西街丙6号的鑫鑫涮肉,这是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老店子,过去在玉林小区那,现在搬到右内西街这儿来了,新的位置稍微有那么点不好找,再加上他家门脸儿不算大,如果不是熟人推荐,还真容易错过!这家店特点点评:量大实惠肉质好,周边的老街坊全是他家的常客。去他家有两样必点:鲜嫩无比的手切羊肉,酥脆可口的小烧饼,尤其是这小火烧那可是老板的骄傲,吃过的人更是没一个不说好的,人均消费88元右。

       我们再到北京安贞里一区20号楼海记·德顺斋,想解馋的时候,,还是得来上口肉饼,这家藏在小区里的店找起来可真不容易啊,要不是赶上饭点,门口排起了长队,您还真容易走过了,虽然屋里环境一般,但却有着让人食得流连忘返的味道,一口咬下去肉香四溢,感觉真不比那华威肉饼的差,吃的时候您小心那爆出来肉汁儿,烫嘴不说,嘀嗒沾一身可就不值当了,这里人均消费67元左右。

       吃完肉饼,再去下一家,北京常营民族家园1号内10-11号房,靠近清真寺北墙的这家李小老烧饼,也许您会说为了口儿烧饼至于跑这大老远的?若问10个人,10个人都会告诉您:至于!他家的烧饼麻酱味超级足,盐味也刚刚好,您白嘴吃都特香,肉烧饼那就别提了,我一顿能吃三四个,以前就是支一个大棚,现在的装修了,环境还算不错,这里人均消费19元左右。

       白玉山再带您到北京广安门内大街223号的兰马牛肉面馆,兰马这地是宣武好几辈人的情怀,最开始在一个小破屋里,后来才搬到回中旁边;他家的面我自认为是全北京最好吃的,不仅汤头味儿足,面也好筋道,虽然分量稍微有点小,但普通饭量的也够吃了,嫌肉少的您再来个上盘酱牛肉,这里人均消费37元左右。

       北京东晓市街176号的尹三豆汁,这个朴实的店面却有着最好喝的豆汁儿,有多少住在二环外的北京人为了这口儿,周末特意起个大早奔这儿来的!这里人均消费15元左右。在北京大佛寺东街26号增盛魁,更有特色,如果您在寻找还有儿时味道的早点摊儿,那我第一个给您推荐—增盛魁,至少在这儿您能瞅见街坊四邻拿着锅,一大早来这儿买早点!至于环境什么的就别要自行车了,毕竟这么正宗的店越来越难找了,大多数时候需要拼桌,偶尔收拾不到位,还需要自己动手擦个桌子啥的,在这儿吃糖油饼、豆腐脑、羊杂汤、豆泡汤、牛肉包子、随便点都好吃,这里人均消费20元左右。

       在北京交道口南大街49号的老徐烧烤涮肚,是不起眼的一家小店,但一到饭点准排队,来他家您听我的点套餐,实惠量大,两人来还真不见得能全吃完,您瞅那满满的一锅,里面有肚头,百叶,肚仁,蘑菇头,小菜,吃起来口感是真不错,不硬也不塞牙,这里人均消费115元左右。和北京安定门内大街112号的安内老马稍麦馆相比,多少人是慕名来“拔草”的?因为他家的稍麦薄皮大馅儿特别好吃,和朋友点了一笼羊肉的一笼牛肉的,个人觉得羊肉馅儿的更好吃,一口下去满口肉汁,这里人均消费50-60元左右。

       白玉山再带您到北京马家堡西马场南里2区10号楼底商,就是角门南路公交站旁的伶俐烧串,洋桥老牌儿电烤肉,有多少孩子从小吃到大,最早在洋桥没有店面,后来搬到角门这边,环境谈不上有多好,许多老北京人在这儿能吃到童年时的味道,我个人最喜欢他家的肉筋大腰子,肉都是腌过的特别入味,您要牙口好那就再来上几串脆骨,吃到嘴里那叫一个嘎嘣脆,这里人均消费80元左右。和北京南新华街与香炉营头条交口宣武门东河沿街3号的孙记河间驴肉火烧相比,特色各导,要说咱北京吃驴肉火烧的地儿可真不少,但能一直开下去的,就这里算是一个,酥脆的火烧夹着肥瘦相间的驴肉咬上一口满嘴留香,会吃的主儿还得再来上碗驴肉汤,您别瞅他家门脸不算大,看环境和卫生也一般,但每天有的是人为了这一口儿,绕远也得来尝尝,这里人均消费40-50元。

金态金酒走进北京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