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态金酒-思维隐去本土味

2019-03-07   白玉山-白玉山贵州商会-金态金


金态金酒思维隐去本土味


       岁月更迭新的时代,好看的风景不在山上就在海边,好的朋友不在心上就在生活里,甜美的微笑不在脸上就在心中,而最好的思维就是隐去本土味。我们在发展与成长的过程中,有一条重要规则就是“隐去本土味”常常被人们忽视,有的甚至一辈子都忽视,但是能够早日“隐去本土味”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成功的。

        这里说的“隐去本土味”,就是让别人看不出你是哪里人,但一定不是“不要”本土味的意思。就是在你与外界或更高端领域交往的过程中,就拿贵州人来说吧,除了别人有意问你以外,基本上他/她是从你的品行修为和言行举止是看不出你是一个贵州人,比如贵州人身上的纯朴、耿直、口音、喜欢的食物,甚至是“贵州人性格”、“贵州人脾气”、“贵州人匪气”、“贵州式暴脾气”、爱说流话、爱带方言话把子等。

        一个能够“隐去本土味”的人,他的成长经历或圈子里基本上都是有故事有涵养的,因为在他/她的身上已经先成功的“隐去了”本土味,说明他/她已经跻身于或是适应于一个该有的领域,但只是习惯性的将身上的“本土味隐去”,在合适的场合该有“自身本土味”的时候,他/她依然会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叫白玉山,出生于北京,贵州遵义市人,文化学者,研究员,酱香白酒史专业研究学者,有许多小职务:贵州商会在职11年秘书长、贵州商会常务副会长、贵州商会轮值会长,遵义商会执行会长,市调解协会调解专家组组长,人民调解员。1998年遵义市青年星火科技带头人;1999年贵州省青年星火科技带头人;2000年遵义市光彩之星;酱香酒一级品酒师白玉山;酱香酒老酒鉴定师白玉山;战酱酒创始人〔已给好友〕,醇台酒创始人〔已给好友〕,相逢新时代酒创始人,金态金白酒创始人,北京白玉山会所/广东白玉山会所;贵州省产业投资智库专家白玉山〔特聘〕;中国策划研究院研究员〔持证/高级资质〕;国家人才库高级分析人才〔持证/高级资质〕;中国中小商企协会副会长;中国易研学会副会长;遵义商会党支部书记;遵商联盟副会长单位;酒业协会副会长单位;市级劳动模范;北京师范大学优秀学员;广东省科技干部管理学院优秀学员;我妈妈是仁怀市(以前叫仁怀县)人,我外公家住仁怀市茅台镇南坳,外公袁绍清在河对面观音寺河边赏等坝开酒厂“清圆烧坊”,我小时候在外公家长大,外公家条件好,我6岁左右就开始“偷酒喝”,没有酒杯,我用水瓢勺了半出来喝,喝不完就悄悄倒掉,后来被发现被训了一顿,后来喝不完就倒回酒坛里面去,喝到现在我差不多喝了3-4吨白酒,长大后各个地方的白酒各类香型我都喝过,还是酱香白酒好喝。

        一一题记

        许多企业有一类文化模式,当他达到了某种最终的形态以后,既没有办法稳定下来,也没有办法转变为新的形态,而只能不断地在内部变得更加复杂的现象,我们称之为内卷!这个概念的内涵比较丰富而且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直观地说内卷就是“向内演化”或是绕多余圈圈。更宽泛一点说就是无实质意义的消耗,生活中许许多多低水平重复的工作,表面看貌似精益求精,大家都按部就班埋头苦干乐此不疲,但只在有限的内部范围施展而不向外扩张,工作方向是向内收敛的,而不是向外发散的,这就是企业典型的内卷。

       在金态金看来,所有无价值意义的精益求精就是内卷;比如开大会,在会堂的桌面上摆许多只茶水杯,横看竖看侧看皆成行,很是蔚为壮观,那是有很多工作人员花很长时间用绳子逐一定位折腾出来的,相对于会议的内容及其意义而言,这种严格和精准的摆设起不了什么实质作用,这种内卷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企业中或单位里面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一目了然的问题啰嗦多次,比如有些单位为了落实上级领导决定的某个项目,又要冠冕堂皇的使整个决策过程看起来科学化规范化用以应付上面审计或是巡查,为此大费周折搞了一套又一套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邀请了一批又一批的所谓专家学者来提意见和建议,开了一次又一次的评审论证会去穷折腾一番,其实项目早就由领导拍板决定了;而这些庞大繁忙的工作费钱费时又费力,把简单问题搞得很复杂,目的只是补个过程或程序,把所谓“决策科学化”的圆圈画完,这是没有意义的行式内卷。

       在现实中为了免责被动的应付工作,每逢重大节日或敏感时期的前几天,下级机构必须响应上级号召,组织大规模的安全生产、或是维稳之类大检查,大家都明白大部分领导可能连安全生产的资质证书也没有,这些检查未必有什么实际效果,但还得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完成这个固定动作,本质是期以万一出了事自己可以免责,这也是内卷公开式行为,大家都明白但谁都不去说。

       企业中有些与预期的目标严重偏离的工作,社会上许许多多的企业创建评比,因为这些评比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却不能借助这些评比大赛来推动其预期的工作,无法实现其初衷,做秀成分多于实质效果。比如某某创业之星大赛又或某省几个部门联合搞的科技创新先锋大赛等等,事实上个人不会因大赛才去创业,科技企业也不会因为大赛才搞科技创新,大赛的初衷是推动个人创业和科技创新,但实际作用却微乎其微,这种内卷低水平的模仿和复制是典型的内卷,微雕和微刻只是形式上的艺术,其创作内容只会少于正常尺寸的艺术品,尤其在着色方面微雕微刻受到致命的限制,微雕微刻的艺术内涵不可能超越正常的艺术创作。这种刻意的微细化就是一种自我较劲,一种乐在其中的自讨苦吃,花费了大量时间耗尽了意志力,不但没有创作出新内容,还得拿个放大镜看,真是累死人。

       限制创造力,企业的内部竞争是制度性,比如僵化的考试制度严重限制了学生的自由学习和成长的空间,学生为了考取高分数而被迫在教学大纲范围内下苦功夫,限制的学生自由的灵性,扼杀了学生的创造力。同时为了比出高下,出题人只好把考试题目出得离奇古怪,比如某某起义谁开了第一枪,谁开了第二枪,谁开了第三枪等等无聊之极的考题,这就是坑害式内卷。在同一个问题上无休止的挖掘研究是内卷,对很多历史名著的研究让人咋舌,就这么几本书,一两百年来无数学者没完没了地去挖掘,你还能整出什么新东西来呢?但是研究仍在深入精细还能再精细没完没了。研究人员前赴后继,内容却不断重复炒作,论文抄来抄去不断用曲解原著和牵强附会的佐证来标新立异,实际上还是那锅里的一堆烂肉,这种内卷的成因很多,我们不必深究也不必穷举,否则自身也可能掉入内卷之中。

       我们略略从制度和文化的二个维度来认识一下,人们为什么会身处内卷困境而无法自拔呢?是“囚徒困境理论”对此作了很好的解释,按照囚徒困境博弈模型,在制度的压力下人如同囚在困境中,为了自身的利益,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配合”的方案,极少人会选择与体制对抗。因此人们便乐此不疲地与小范围内的相关的人员进行零和甚至负和的博弈,这种现象叫做“裤裆里面打拳”,大家争来争去累死累活,不管你再努力付出再多,利益总量不会增加,还是这么一点点。由此看来制度化的内部竞争是内卷的第一成因。从文化基因上看,二千多年的帝王文化和太监文化驯化出无数的“顺民”。帝王文化的核心是愚民,以利于其统治,而太监文化的最大特色就是拍马屁,讨好主子,以期获得主子的恩赐,所以我们的文化是奴才侍奉主子的文化。我们从小就要求子女听话,要求坐言起行都规规矩矩,习惯于在狭隘的人际关系里寻求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文化基因里决定了中国人习惯于内部竞争,而缺乏向外开拓创新的勇气,看看现实中的G场职场的残酷内斗,理解不言而喻。

       从文化的另一个角度看,传统文化到了某个阶段而无法适应新的形势后,就容易走偏走进死胡同,既然无法适应外来文化挑战的新形势,只好在内部不断深挖寻找寄托。我们几千年积累下来的诸多规矩、讲究、禁忌,封建迷信更是将内卷发挥到极点了。人性是闲不住的,若是没有新的思想产生、没有新鲜事物可以期待,就必然会琢磨出一些东西来折腾,如各种风俗习惯又如微雕微刻和书法等等,以增加一点生活的花样,这也是内卷无声的悲哀,它慢慢消耗了我们的聪明才智和青春年华,磨平了个人的锐气,陷入内卷之后对个人而言,是一种无声无息不知不觉的虚度;对社会或机构而言,大量的人默默地做无用功白白浪费了资源,降低了整体效率也削弱了对外的竞争力。表面的精细复杂讲究不等于高级,更不等于先进,那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假象,一种黑暗中无知的消耗,一种悲哀的精神寄托。只有跳出这个圈圈,站在更高层次上的不断向外突破、创新和创造,才能不让那种精致的繁复的看起来特别敬业的内卷化状态困扰我们,才能回归到向上勃发的新常态上来。无论你是决策者还是执行者,做事之前都要判断一下尽可能避免内卷,社会应该鼓励和推动开放自由的竞争环境,体制改革的目标应该放在鼓励发明创造,建立最小约束的自由机制上来,这才是能打胜仗的基石,发展而崛起更美好的未来。

金态金酒来自白酒之都茅台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