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山金态金“老坑料”胡麻地羊脂玉

2020-03-29   白玉山-国之星控股


金态金珠宝“老坑料”胡麻地羊脂玉


  金态金珠宝“老坑料”胡麻地羊脂关于籽料的开采地,有一处开采最悠久也极具盛名的地方那就是小胡麻地,它以盛产羊脂玉而出名于玉界,那么小胡麻地为什么在古代就如此知名,到如今它又有什么秘密呢?籽料圣地小胡麻地在洛浦县阿其克溪水,在玉龙喀什河上的玉龙河一大桥,当地称之为老桥,联通着玉龙河东西两岸,河东为洛浦县,河西为和田市!这两个地方都在籽料的产出地,而很多籽料其实都产出在洛浦县境内,也就是总闸口往北5-6公里开始算起,和田洛浦大桥一桥往南6公里左右。

  在新疆洛浦县最具盛名的开采地就是小胡麻地了,从洛浦县玉龙喀什镇东北方向四五公里处,是洛蒲县吉牙乡的古马特,过去曾被称为胡麻地;南北宽约一公里多,东西长约四五公里多,这里是沙漠边缘的古代玉龙喀什河河床位置!

  这里的籽料从清代就开始开采,因产出很多好的羊脂玉而盛名于玉业界,由于和田采玉可以用着充贡和抵赋税,加之此地产羊脂玉,所以采玉者人数甚众,关于小胡麻地的历史记录也极具传奇的魅力色彩。新年洛蒲县主簿扬丕灼曾在《洛浦县乡土志》中记述了胡麻地采玉情景以“片璞呈华”来形容小胡麻地出产的玉石。民国边塞诗人邓缵先在《叶迪纪程》中也有如下记载“……然产玉处则在西属和田,今属洛浦之大胡麻地小胡麻地两处沙迹之中也”于史记载。

  逐渐在清代以后这里也不复采玉了,考古学家黄文弼于1929年3月到小胡麻地考察时已无采玉者,他写到:为当地人掘玉石之所,旁有乾河川一道!河岸高二丈许,两旁沙积迤俪继续不一而高,现水已干而惟有泉水向南流,当地乡民即在河中掘起玉石,乡间俗称羊脂玉,以言其白润如脂是也,现不多见,亦不见开采者!

       那么为什么说胡麻地出羊脂呢?我们知道在古时候挖籽料其实是很苦难的,由于挖玉付出的劳动力很艰巨,长时间局限在很小的范围里,劳动获取率很低,不如拣玉效果明显来得快,因此从事挖玉的人不多,只有当某地已经有了产玉的可靠消息而且大有希望的时候,才会吸引人们去挖玉,到现在我们都是在靠机器挖玉来获取籽料,而且越挖越深,越挖越广。而胡麻地就是因为籽料多,而且玉质好,所以才会被人们发现小胡麻地位于昆仑山山口附近,白玉河从山口奔流而出,形成600-800米宽的冲积扇,由于流速骤减,所以被河水挟带而下的很多籽料就沉积在这一带。

  每年五六月大水暴涨时则玉随流而至,玉之多寡由水之大小而定,水势不足时玉河缺乏足够的力量把昆仑山新崩裂下来的玉砾挟带至中下游,而古人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小胡麻地就成为籽料开采的重要产地。而从我们现在的市场角度来说,其实胡麻地的籽料其实才是真正的老坑料,在古代没有机器,只能靠人工去挖玉,受限制的条件有很多,所以胡麻地是靠古人的智慧发现的,而且那时候对于玉的要求极高,很多是贡玉是要给皇帝用的,对玉的要求极高,如果不是更容易找到,或者挖出来的籽料质量不好的话,进贡是肯定不行的。

  曾在以前的时候胡麻地一带的古河床仍能挖到一些籽料,而且品质极佳,从这些地方开采出的籽料可谓真正意义的老坑料。但如今胡麻地的河谷中尽是沙砾,犹如戈壁荒漠,有一处处盘状和漏斗状洼地四周卵石散乱堆砌,这些都是过去挖玉的遗迹;现在的小胡麻地很多地方已经引水灌溉造就了片片绿洲和林带,过去挖玉之盛况已为农业所替代,当地居民仅知道这里过去挖过玉,但不知道究竟哪里有玉挖。

  而说到玉的历史,其实和田玉籽料原石最多最好的地方就在洛浦县境内总闸口到渠首一段几十公里的河道,所以洛浦的老乡做籽料原石生意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现在和田几个玉石大户也基本都在洛浦或者是洛浦走出去的;在新疆做玉石籽料原石生意最多的是新疆维族乡民,而和田的又占了其中95%左右,洛浦县的玉商又占了其中的70%左右,和田市大概只有20%左右,剩下的就是墨玉县的了;虽然这个比例是经过估算得出来的并不十分精确,但也说明了洛浦县盛产籽料以及人们对于籽料的认知度很高。小胡麻地,这个盛产羊脂玉的地方,如今已经没有了什么籽料的产出,但它的千疮百孔的河道仍然残留着人们的美玉梦,也讲述着它千百年来有关羊脂玉在市场玉业界的美丽传说。

北京白玉山是羊脂玉玩家,手上有胡麻地正宗老坑羊脂玉重9斤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