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山与柏辉章

2019-12-27   白玉山-国之星控股


我的祖父柏辉章


         一一贵州商会白玉山


       遵义柏氏家族,先说大伯祖父柏继陶,早年去上海经商;二伯祖父柏辉章是国民党102师师长;三伯祖父柏宪章,抗日战斗中在江苏成为烈士;四伯祖父柏焕章,曾在102师后勤部主任;五伯祖父柏新铭,曾是江西军管区任团长;六伯祖父柏荣章曾在运送物资时车祸而亡;七伯祖父柏锦章,曾任某团团长;大伯姑奶奶早年嫁给本地冯家,二伯姑奶奶曾嫁富豪罗徽五的老二儿子罗明灿;我的爷爷柏荣章是柏辉章的二叔的儿子,柏辉章事件之后,我爷爷怕有连累,逐搬迁到汇川区某镇,把姓氏“柏”改为“白”,一直到现在。

       我的伯祖父柏辉章,在1935年时在贵州威宁接受中央政府改编为第102师,改编后的建制为两旅四团,我柏祖父柏辉章任首任师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102师调往淞沪参加了著名的淞沪会战,102师将士英勇抗击日寇时部队伤亡惨重。到了1938年时,又将102师调去参加徐州会战,后国民政府予以表彰追赠我三伯祖父柏宪章为上校;1950年在第2绥靖区副司令官任内我伯祖父柏辉章率部起义,后在1952年时因历史原因牺牲。

       柏辉章与我爷爷柏荣章同一老宅出生于于贵州遵义市老城琵琶桥,在王家烈主政贵州时任25军第2师师长,我伯祖父是逼王家烈下台的高级将领之一,第2师改编为102师后我伯祖父柏辉章被国民政府委任为第102师中将师长。1938年5月份102师参加徐州会战,在战况惨烈的战斗中我的三伯祖父柏宪章因运送弹药赴前线时在开封阵亡;304团在苇楼铁路附近与敌发生激战,304团团长陈蕴瑜阵亡。

       后,102师又参加南昌保卫战、长沙会战等,抗战结束前该102师归入粤军薛岳部,真正结束了其身为黔军的历史,我伯祖父柏辉章被任命为赣南师管区司令、江西军管区当参议、第88军副军长等职,1946年通过何应钦的关系被授予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虚职。

       我伯祖父柏辉章率102师自从参加抗战以来出生入死屡立战功,先是胡宗南、黄杰,后又不幸被薛岳“看中”,也算不负平生,在赣南师管区司令任内,柏辉章与专员蒋经国工作关系良好,正是这一层关系,让我伯祖父走上了不归路,从公来看柏辉章是司令、蒋经国是副司令;从私来看柏辉章是非嫡系将军、蒋经国是“太子”,但柏辉章坚守底线,不巴结不逢迎,两人从未发生任何摩擦!长沙失守时第4军作了重大人事解组,柏辉章被调任江西军管区当参议,抗战结束后柏辉章旋被调第88军副军长职,但他无心内战,辞职不就任,后以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虚职衔,闲居于上海我大伯祖父处。1949年柏辉章回到遵义,被任为黔北绥靖区副司令,同年11月24日在第2绥靖区率部起义,1952年因历史原因被镇反。

       而今天举世闻名的遵义会议,他是中国革命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在这次会议上也确立了毛主席的正确领导地位。遵义会议它的前身就是我伯祖父柏辉章的家。

       曾在上个世纪30年代的老遵义城,我伯祖父柏辉章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我伯祖父柏辉章的父亲叫柏杰生,与我爷爷的父亲柏杰坤是两兄弟,他们都在老城以经营酱醋为生计,曾在遵义老城开了一家格外出名的“柏天顺酱醋园”,是当时的小康家庭生活。我祖上老柏家也知道,生在乱世生不由己,赶上军阀大战的日子家中的男丁估计早晚也得被抓住去当兵。思来想去,在1921年时,将刚满20岁的男孩子柏辉章主动送到了贵州讲武堂骑兵科学习,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当时是想着若是儿子发迹了后其他兄弟就保住了,家族的产业也保住了。

       不曾想到,我伯祖父柏辉章似乎还真是这块料,他去到黔军中就一直步步高升,到了1930年的时候就已经在贵州军阀王家烈的麾下站住了脚跟,一路混到了师长位置。柏辉章逐步积累起了巨额的财富,在遵义城内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在1935年初的时候,我伯祖父奉王家烈的命令,前去黔北阻击红军,可娄山关一战时他的部队根本抵挡不住,也遭受了极度重创。打了败仗后王家烈这边肯定没法向蒋介石交代,那么柏辉章的日子就自然不好过了。

       后来红军解放了遵义城,没过多久,一个部队干部曾美就接到了周总理的命令,让他去侦察一下,看看遵义城里面有没有什么大宅大院,曾美很快在城中寻觅了起来,果然也找到了一处宅院,宅院的主人正是我的伯祖父柏辉章。由于这个宅子可不简单,是国民党的军官住所,是柏辉章出钱花了几万大洋才盖出这样一座洋楼。这幢小楼的装修非常讲究,精巧的牌坊、美轮美奂的回廊等都让人心旷神怡。曾美过来探查情况的时候,发现了这里厨房、酱缸、会客厅、住房等一应俱全,很符合周总理的要求,就将这里的情况给汇报了回去给周总理。

       这楼修了很久后完成,可柏辉章还没来得及怎么享受,红军就来了,当年这里还有一个诗情画意的老名字叫子伊路琵琶桥。红军来了之后,就开始帮助老百姓打土豪,由于红军解放遵义比较顺利,很多当地的军阀压根都没料到,只好仓皇逃跑,这其中就包括了柏辉章。

       一个“完整”的遵义城被拿下后,就发动起遵义各族贫苦的群众,清查和没收地主、官僚、军阀们盘剥来的资产,用来救济贫苦的百姓和增加苏维埃国家银行的资金储备。仅仅柏辉章一家就查获了大量的资产,他的米行、盐行、布庄等都被没收,当时红军的人数并不算多,柏辉章一家的资产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当时有大量的粮食、布匹均在此次行动中被缴获,此外还有很多军用物资和武器弹药,与此同时,蒋介石那边一时间还没有琢磨清楚红军的意图,所以也表现得举棋不定,他难以下决心。这点甚至在《中国纪事》中也提到:部队得到了两个星期的休整时间,因为蒋介石停止了消耗巨大而又徒劳无益的追击,他需要重新花费时间来部署他的兵力…。

       后来,遵义会议也在这里召开,会议开了三天的时间,从下午三四点钟开始一直到深夜才会结束。这次著名的会议,决定了红军和革命的走向和命运,三人军事小组也在此处成立。这处房子,也是红军从长征以来用过最好的会议室,缺点就是有点点小,因为当时与会人员有20人,就显得有些拥挤了,其中王稼祥和聂荣臻两人当时还正在生病。由于保密的原则,包括曾美在内的多人当时都不知道这次会议的重要意义,更不用说后来又跑回来的柏辉章了。

       红军在此处完成了历史使命之后,就继续开拨了。柏辉章和他的家人们得知了红军已经走了,于是就重新回到了遵义城。他看到了楼上和楼下的一些房间里都摆着椅子和凳子,二楼那间小小的会客室中,还看到了这一张马克思木刻像。柏辉章当时不知道马克思是谁,他只是看到了墙壁上那些红军的标语,觉得非常难受。然后柏辉章就马上让人喊来工匠,将上面的标语全部覆盖掉。

       从此柏辉章的人生也发生了大变动,在蒋介石的威逼下,王家烈只好交出了贵州的军政大权,黔军的历史不算长,从这个时候开始基本就从明面上消失了。那么接下来柏辉章等人要面对的就是重编,柏辉章的师被蒋介石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2师,柏辉章依旧是师长,还被授予了少将军衔。

       而遵义会议这幢小楼,在红军离开之后一直到1949年11月这段时间里,柏辉章以及他的兄弟们先后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由于红军在遵义的时间比较短,国民党又占据着半壁江山,柏辉章也是有军衔的人,因此他并没有因一次罚没财产而走向没落,不久之后爆发的抗日战争,柏辉章又和红军重新走到了一起。

柏辉章侄孙白玉山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柏辉章在当时的几个中将师长里面资历较深,柏辉章也被蒋介石调到了上海参加了淞沪会战,而到了1938年5月柏辉章的102师又参加了徐州会战,他们从5月19日到24日和日军血战了6个昼夜,使得日军被拖住节奏,没有办法及时赶到预定区域。武汉会战之际,柏辉章升任为第四军副军长,兼任102师师长,随后该师被调到了薛岳的麾下,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柏辉章彻底结束了自己作为黔军的历史。

       回想当年9月2日在万家岭战役中,柏辉章和第四军90师从大岭头出发,正面迎击日军的106师团。柏辉章力排众议,将重点指向了乌石门附近,遭到了敌人的联合反击,部队损伤惨重。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希望扭转危局,以306团增援,并且亲自到前线督战,将日寇困在万家岭一带。同年10月6日柏辉章的部队和友军同日军殊死搏斗,在扁担山、狮子岩一带和敌人打了4昼夜,击退了敌人50多次的进攻,到10月10日歼灭了日寇4个多联队近万人,还缴获了200多挺轻重机枪和44门炮。这次战斗创造了中国抗战历史中唯一一次几乎全歼了日军一个整师团的记录,喜讯传出举国振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万家岭大捷”。

       柏辉章一家为抗日也做出过牺牲,柏辉章的胞弟柏宪章在运送弹药前往开封的路上阵亡,后来国民政府还特地予以表彰,将柏宪章追封为上校。此后在抗日战场上,柏辉章的师部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也先后参与了南昌保卫战、长沙会战等,按理说步步高升的柏辉章应该在历史中留下重重的一笔才对,可他得罪了一个人,在1943年时,柏辉章被调任到江西赣南师管区担任司令,而蒋经国是副司令,两个人的意见不合,问题就出现了,别看柏辉章是司令,可蒋经国是蒋介石的儿子,随后柏辉章就被调到了江西军管区当参议。1944年他又被调任到八十八军当副军长,可是他最终还是决定辞职养老,从此闲居在上海,这是他走出贵州后奋斗的地方。

       抗日战场上的8次硬仗奠定了柏辉章的重要地位,按理说他应属于名将之列,解放战争的时候他也没怎么参与,何应钦还是比较惜才的,托关系给他弄了个国防部中将的虚职。他的“养老之路”从上海转移到南京,1949年6月国民党已经是苟延残喘了,又有人想起他了,让他当贵州第二绥靖区副司令,负责驻守自己的老家遵义。这下柏辉章才再度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当中过起了逍遥快活的日子。不过军人出身的他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局势,也看到了蒋介石必将失败的命运,他顺应了历史的潮流,选择投诚,这也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决策。新中国建立后不久,那会还有个重要的工作是剿匪,柏辉章也加入了遵义地区剿匪委员会,身居要职,而剿匪委员会就设立在他自己的楼中。

       再度得到重用的柏辉章也有些开心,他终于能做一些好事了,更何况他当年出来混的时候,那些土匪都怕他,这次他发现很多当地顽固的土匪都是自己的旧部,于是他也觉得,若是采取另一种方式,或许能少一点血刃。柏辉章换上了便衣,开始做着工作,1950年在遵义老城体育场有一次公审土匪的大会,柏辉章就坐在主席台上,他本人也成为了看热闹市民议论的“新闻对象”,直到1952年柏辉章过世。

       遵义会议和柏辉章有关的建筑,至今还保存着两处:第一处就是赫赫有名的“遵义会议纪念馆”,柏辉章是这里的“老房东”。1957年杨尚坤还回忆说:“红军到遵义的时候,我们去了一个大地主的房子里。”1958年,邓小平、杨尚坤等人来到了遵义,他们刚走进纪念馆,杨尚坤就兴奋地说:“就是这里,这个地方对了。 ”

       邓小平走进会议室,看到室内依旧是当年的摆设,他立即想起了当年开会的场景,他肯定地指着一个角落说:“当时会议就是在这里开的,我就坐在那。”之前有一处天主堂被误认为是遵义会议旧址,邓小平和杨尚坤本着谨慎的工作态度也去看了,认定那是当时红军总政部的驻地。遵义会议纪念馆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现已将会址的各个房间的陈列还原到了当时开会的场景。

       还有一处和柏辉章有关的建筑是一座纪念塔,为了纪念102师在历次作战中的牺牲。从1941年底贵阳市经历了多次动工修建,终于在次年5月落成,碑文的正面还有20个楷书大字:国民革命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很多贵州的老百姓都知道柏辉章,因为102师那支队伍是他带出去的。在抗战之前柏辉章也是旧军阀,可在抗日战争期间,他又是民族英雄,多次和日军殊死搏斗,几次险些丢了性命,历史对他的评价,也是复杂的,或许,当他知道自家的房子发挥出了如此之大的作用时,他的内心深处也有着巨大的波动,遗憾的是并没有史料有相关的记载,只是如今再回望过去,让历史去慢慢评说吧。

柏辉章的侄孙白玉山